當前位置:首頁 > 我要做閻羅 > 第674章:邊境線

第674章:邊境線

    誠然,北方的天氣因為寒冷,黑的早也亮的晚,但是,它的陽光是充足的。12月31號這天,伊爾施鎮迎來了明媚的陽光,這在皚皚白雪的冬日,是一個不錯的天氣。
  
      陽光驅散了些許寒意。伊爾施鎮因為地處邊遠,發展算不上迅速,卻也并非緩慢,整個鎮和其他內陸小鎮沒有太多不同。如果說有,那就是在一棟棟典型的華國風格建筑之間,矗立著一些有些歐式風情的建筑,比如鐘樓。
  
      蔚藍色的頂,如同天穹一般純凈,紅黃相間的墻壁,帶著濃郁的歐式小鎮建筑風格。上面鋪著厚厚的白雪。小鎮內主干道上,平時看不到幾輛車,更多的是農具車和摩托。而現在,正有一輛銀灰色的寶馬飛馳在大道上,飛快轉動的輪胎帶起一片雪沫,引來路人不少好奇的目光。
  
      車一路開出國道,又開了十幾分鐘,眼前霍然開朗,一棟建筑出現在冰天雪地之中。
  
      它周圍明顯已經平整過。不高的建筑上,用金屬字拼出阿爾山口岸幾個大字。距離它不遠處,是一條已然結冰的河。四周樹木掛著凌凌冰掛,可以想象,來年春暖花開之際,這里會是何等盛景。
  
      實際上,這里本身就是一個景點,票價四十元,從這里走進去,走過橋,就會來到蒙古國境內。可惜,四十元票價只能隔河相望,并不能走上界橋。
  
      相反于鎮上的冷清,這里反而停了不少車,人流看起來居然比鎮上還要密集一些。而且……在關口前方,巡邏的戰士,執勤的衛兵,在風雪之中仍然如同標槍一般挺立。
  
      車在停車場停了下來。距離關口三百米就得停車,逼近關口一百米,就得進行檢測。車剛停下,一只穿著軍靴的腿伸了下來,然后猛然縮了回去,關上車門。
  
      司機面部表情有些糾結:“先生……到地方了。”
  
      后排,秦夜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別急……讓我緩緩……”
  
      二十分鐘后。
  
      欲哭無淚的司機:“先生……您還緩著呢?”
  
      “……不大緩得過來……”秦夜厚顏無恥地說完,就發出一聲悶哼,毛球一樣滾了出去。
  
      身后,車門迅速關上,寶馬一騎絕塵。
  
      秦夜怒而掏出滴滴,迅速打了差評,休息都不讓自己休息好,什么人吶!
  
      “沒用!”諦聽松開自己的黑口,狠狠瞪了秦夜一眼:“你已經是高階陰差了,居然還怕冷!陰氣就是最冷的東西,你看看你那熊樣,能不能擺出一點華國高階陰差的氣勢來!”
  
      秦夜渾身都縮在一團雍容華貴的皮草之中,灰黑白三色相間,口罩+兜帽的組合幾乎遮完了他所有面容。原本名貴的皮草硬生生被他穿出了土財主的感覺,雙手縮在兜里,怒目瞪著這條惡狗。
  
      大放厥詞的諦聽,此刻正縮在他胸口處,從拉鏈中努力伸出一只狗頭,對他怒其不爭。
  
      “呵呵……在噴我之前你能不能擦干凈自己的屁股?”秦夜咬牙切齒地說道。
  
      諦聽回答是直接縮到領子里面。并且合上了拉鏈。將秦夜胸口凸出了D罩杯,才發出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去,該進去了。俄羅斯地府那邊說不定都等急了。”
  
      秦夜望天嘆了口氣,認命地走向關口。在關口內,他感覺到了一股不算太弱的真氣,大概有拘魂級別,不是鬼差讓他有些意外。
  
      轉身走向樹林之中,身形漸漸
  
      消散。
  
      ………………………………
  
      “呵……”肖國龍捧著手中熱茶,有些憂郁地看著白茫茫的窗戶。
  
      他調到這里已經一年了,距離任期還有三年。但……誰愿意來這種鬼地方啊!
  
      以他的拘魂實力,到了地方,隨便哪個市,混不到一個分隊長位置?
  
      偏偏……關口地帶事關國境安全,需要高級別的修煉者鎮守,不會處關系的他毫無懸念地被點名來這里“混一份資歷”,他就想不通,有哪個陰靈不長眼,華國花花世界不呆,要去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搖了搖頭轉過身來,下一秒渾身都抖了抖,剛泡好不久的茶水猛然灑在手上,卻感覺不到燙,而是瞠目結舌地看著面前。
  
      一個全身縮在一起的毛球,不知何時坐在了對面的椅子上,瑟瑟發抖。他下意識地看了看大門,沒有打開。再看了看對方腳下,有影子。
  
      這里是特別調查處阿爾山邊境分部,能來這里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修煉者。
  
      但修煉者絕對不會這么進來,這是陰靈的做法!然而……
  
      為什么自己……怕不起來呢?
  
      那種能把皮草穿成土財主的特質太過扎眼,瑟瑟發抖伸手呵氣的模樣形象又生動,疑似靈異事件加上這種別開生面的見面,居然把他心中的震驚掃了個一干二凈,你敢信?
  
      “你……”他率先開口道,但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得得得……別說話……讓我緩會兒……”
  
      神智歸位,肖國龍猛然站了起來,凝重看著秦夜:“你是人是鬼?你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一邊說,他一只手悄悄伸到后方——他后面的花瓶,就是緊急報警按鈕。然而還沒怎么動,秦夜的聲音就淡淡傳來:“你見過鬼有影子?見過鬼會冷?”
  
      ……真沒有……
  
      ……可我也沒見過能把皮草穿成土財主的D罩杯男子……
  
      “你過來。”秦夜招了招手:“給你看個寶貝。”
  
      肖國龍很想說不,然而對方手一招,只感覺身不由己,竟然腳尖離地一寸,就這么直接飛了過去!
  
      轟!
  
      剛才不見蹤影的恐懼,這一瞬間如同海嘯一樣卷了過來,他心中狂震,來人……絕對是判官級別的修煉者,或者……化生厲鬼!
  
      絕對的力量面前,沒有誰還有余力考慮其他。
  
      他直接來到了來人面前,這才發現,對方年齡不到,看起來甚至不到二十。但他就有種感覺,這是一頭他從未見過的史前猛獸。只要對方愿意,他隨時可以消失得渣都不剩。
  
      他眼睜睜看著對方拉開衣服,充滿警惕地看著對方……從衣服里拎出了一條狗……
  
      一條京巴……
  
      一條憤怒的京巴……
  
      這什么破壁劇本!
  
      眼前的一切差點把他恐懼再次沖散。然而就在此刻,秦夜一把收攏了京巴,一邊微笑道:“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會看看自己隨身攜帶的陰氣測試儀。我沒記錯的話,特別調查員每人都有一個。”
  
      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肖國龍喉嚨沒有意識地發出一聲“咕咚”,吞咽唾沫的聲音,隨后指尖微微發抖地拿出陰氣測試儀,只看一眼,只感覺自己頭皮都炸裂了!
  
      通電的感覺從尾椎疾走全身,他的顫抖從手部開始,然后
  
      一直到下頜,最終牙齒都在得得得地碰撞,比秦夜剛出現時更加厲害。
  
      羅盤模樣的測試儀,最末的計量是四百萬,這是判官級別的陰氣。而現在指針早就超過了四百萬,并且瘋狂地朝著另一邊挺近。卻由于沒有這種計量單位,而在原地可笑地左右顫抖。
  
      判官以上!
  
      化生厲鬼!
  
      肖國龍愣了一秒,瘋了一樣轉過身去,摁向花瓶,然而剛轉身,卻發現那只京巴不知何時已經蹲在了那里,一幅沒睡醒的模樣。
  
      他愣了愣,立刻轉過身,身側數十張符箓齊齊飛出,縈繞身側,突如其來的劇烈恐懼,讓他眼睛都有些發紅,大喝道:“你是誰!一旦死闖特別調查處,立刻會被全國通緝!外國現在根本出不去!我這里不是沒有來過陰靈!它們全都無法出去!!”
  
      “一旦被全國通緝,你這種等級的厲鬼會引來特別調查處最高戰力的針對!你……”
  
      秦夜擺了擺手:“大和尚,老道士,還有個沒見過……哦,對了,你可能一個都沒見過,本官的老相識了。行了,別怕了。這是陰差附體,我來呢……是想告訴你一些事。”
  
      他走到對方面前,俯下身,沉聲道:“今夜,這里會爆發大量陰氣波動。你最好不要插手,你身后那個裝置,給我忘掉。”
  
      “接下來十幾天,這里會爆發特級陰氣波動。你們也最好當做沒看到。更不要參與,否則……”
  
      他站起身來,身形化作陰氣消失:“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們,陽間這些力量……就算府君進來,死也是白死。”
  
      他的身影完全消失,肖國龍這才發覺,自己已經冷汗滿背。剛才那種生死一瞬的感覺,如同針一樣扎著他的神經,他幾乎沒有多想,立刻拿起了手機,顫聲道:“喂……是我,編號AL544,請立刻幫我轉接阿爾山市調查處……”
  
      ……………………………………
  
      他不知道,讓他心驚膽戰的秦夜,此刻已經化為了陰差形態,緩緩觀察著周圍地形,靜靜地等待十二點的來到。
  
      “你為什么不直接聯系三大戰力?”諦聽從皮衣中伸出頭來,好奇問道。
  
      秦夜搖了搖頭:“不。沒必要。”
  
      “聯系太多,會讓他們產生‘地府需要依靠陽間’的錯覺,我要的是平等交易,并不是誰依靠誰。而且……”
  
      他沒好氣地看向諦聽:“就憑你們的智商,玩的過嗎?臥槽……你松口……松口!”
  
      諦聽咬了足足幾秒,才恨恨松口。隨后,隱晦地看了看對面。
  
      “看什么?這里看不到九州正神結界。”
  
      “不是看這個……”諦聽瞇起了眼睛:“你聞到了嗎?”
  
      “從對面飄來的……一股極其濃郁的腐臭……那是在尸山血海中浸泡了無數年的味道。”
  
      “今晚……恐怕俄羅斯地府會出動一位重要人物啊……也是,他們等到現在,已經急不可待了……”
  
      “是嗎?”秦夜舔了舔嘴唇,冷笑著看著對面,因為九州正神結界的阻攔,他只能看到最平常的陽間景色。
  
      “北極熊想要在中華龍的地盤上撒野,未免也想得太多……等著吧,今夜……先給他們一點甜頭,等他們動手的時候,才是真正見分曉的瞬間。”
  
      十幾位閻王……可都在虎視眈眈地看著這塊大地!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