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和二哈共系統 > 第二百四十九章、豐厚的財富

第二百四十九章、豐厚的財富

    陳浩然干咳一聲的撿起手槍插入腰帶,沒事人一樣的向愛得利招招手:“愛得利男爵,德克士男爵交給你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完成了。”
  
      愛得利眨巴下眼睛,看看被埋在地下昏迷過去的德克士,看看滿場哎呀叫著躺在地上的人,再看看十箱金燦燦的黃金,想到未來自己還得支出兩塊騎士領和德克士的所有贖金,心疼得如刀割一樣。
  
      但他不敢違背,首先這個誓言是以他信奉的主神之名立下的,萬萬不敢違背這種把神拿來當認證的誓言,然后呢,看看那個乖巧吃著餅干的兔子,再看看這現場場面,誰他喵的敢違約啊!
  
      所以這位愛得利男爵立刻點頭哈腰:“好滴好滴,其實大人您一點不需要擔心我反悔,我之前的誓言可是被我信仰的主神記住了,所以您只要到任意一家農業之神殿,就可以領來有著神殿確認的領地確認書。有了這份確認書,全世界都會承認您的地位的。”
  
      “是嗎?那就辛苦你報備一下我那兩塊騎士領在什么地方了。對了,別忘了把格陵蘭這塊領地送給商業聯盟啊,不然還會有其他的德克士男爵出現的。”陳浩然笑瞇瞇的說道。
  
      “好的好的,我給您安排的兩塊騎士領是……”愛得利心頭滴血的說著。
  
      不過才說到這就被陳浩然制止了:“不要你繁華的騎士領,一個是有碼頭,一個是面積大,你看著來安排吧。”
  
      “好滴好滴,其他酬勞以及德克士的贖金,我都會轉移到神殿里,到時您在任何一個農業神殿都可以領取到您的酬勞。”愛得利立刻滿心歡喜的說。不用他給出精華領地,那自然什么都好說。
  
      同樣他的目光看向昏迷的德克士時,自然是惡狠狠的,他決定這次自己不幫忙把德克士好好榨出油來,那自己就真的不配為貴族了!
  
      “到時叫人把那十箱黃金搬回我船艙內,剩下的事,你自己解決啊。”陳浩然一邊說著,一邊朝自己船走去。
  
      “好滴好滴,您放心,到時一切搞好了才來打擾您。”愛得利點頭哈腰的說道。
  
      然后他就直起身子,開始呵斥那票還或者的手下,讓他們或是把德克士的人都給捆綁起來,或是趕緊跑回去招呼人手,最后還逼著艾倫他們幾個,把那十箱黃金搬回船內。
  
      跟著陳浩然回到船上的自然只有水月兔,二哈這貨正和其他四只兔子在人群中耀武揚威的巡視著呢。
  
      在船沿邊看著艾倫等人滿臉諂媚的把黃金搬回來,又屁顛顛跑下去幫忙捆人,陳浩然不由得搖搖頭:“看來回科亞港后得召集人手才行,除了水月兔,其他四只兔子都不靠譜的。哎,要是系統沒被海瀾奪去了,直接用點數購買系統私兵,那就能完美解決人手問題了。可惜,系統被海瀾占了,什么功能都沒法用。”
  
      想到自己以前可以花點數購買大票私兵干活,現在卻只能靠自己和一只兔子,陳浩然就不由得感慨不已。
  
      在這樣的感慨中,時間過得飛快,太陽很快從晨曦到艷陽高照,陳浩然也沒一只在甲板上看碼頭上的人忙活,他先是溜達到船艙內看看那些黃金,然后找人打探一下這樣的黃金該怎么處理,結果得知,純黃金一般都是奉獻給各個神殿的,至于為毛這些神可以用黃金收買,那就鬼知道了。
  
      問海瀾這個世界意識都沒用,它也不知道這些竊賊為何需要黃金的。
  
      所以想要把純黃金變為貨幣,必須重新鑄造,至于鑄造成什么樣的成色,那就完全靠你自己的意思了。
  
      沒錯,這個世界不知道怎么回事,沒有統一的貨幣權,就是說貴族們沒有把貨幣權牢牢掌握在手,反而把鑄幣權給分散了出去。
  
      一開始這鑄幣權是分散給神殿的,但這是個海島世界,沒有任何一個神能夠做到每一座島上都有一座神殿的能耐,再加上每個島上的神殿之間聯系不方便,所以每一座神殿都具備印制錢幣的權力。
  
      當然,這些神殿也不會亂來,大家按照一定的規矩印制屬于自己勢力的錢幣,又按照一定規矩印制代表所有神殿的錢幣,反正各個神殿之間的貨幣成色大差不離。
  
      神殿玩得這么歡,那些商會聯盟,商團,大商人之類的,當然也跟領主討要了鑄幣權,他們也開始印制屬于自己的錢幣。
  
      甚至都有了錢幣越是精美受歡迎,印制錢幣勢力的實力越強大的說法。但只是一開始有財大氣粗的勢力這么玩,但鑄幣權太過擴散,到了后來,更是到了你樂意,你擁有資源機器人手就能印制的地步,貨幣市場亂七八糟的,民眾自然只會使用神殿的錢幣了,畢竟神殿還要面子,還會按照規矩來印制,不像一些商人,好好一枚金幣,跟破銅爛鐵一樣的,沒誰愛用。
  
      所以,久而久之,才會市面上都是神殿的錢幣,但鑄幣權卻根本不可能收回,依舊是只要你樂意就可以印制的樣子。
  
      聽到這,陳浩然有些懵逼,這意思就是,自己搶來這足足10噸的黃金,居然不能用出去,還得自己印制金幣才能使用?而且這金幣可以隨便印?
  
      一想到這,陳浩然就有些興奮,嘿嘿,把咱商會的徽章印進金幣去,到時金幣擴散,不是跟廣告一樣讓更多人知道自家商會的存在嘛。
  
      就這么胡思亂想中,愛得利顯然是忙完了他的事情,帶著大票手下,把大票的物品運上了陳浩然的這艘船。
  
      首先吸引到陳浩然眼簾的十匹駿馬,看著這十頭高大神駿的駿馬就這么安排在甲板上,二哈和四只雄兔立刻飛奔上來把這十匹駿馬弄得嘶鳴不已,陳浩然不由得捏捏眉心:“愛得利,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問,咱們科亞島并不大,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馬匹?就你和德克士的馬匹加起來都快有五百匹的樣子了。”
  
      “嘿嘿,阿維德大人,我愛得利家里有戰馬三百匹,馱馬五百匹,德克士這暴發戶家更厲害,馬匹數量是我家的三倍。”愛得利有些得意的說。
  
      “是啊,所以我就奇怪這點,這么多的馬匹如何養育出來的?又是如何養活的?你們男爵就有這么多馬,子爵伯爵他們恐怕會更多。”陳浩然點點頭。
  
      “大人啊,這是有神的世界啊,畜牧之神殿的神官牧師們,可以輕松催產出駿馬也能輕松催長馬匹愛吃的牧草,所以就算是小海島,只要有農業神殿和畜牧神殿,糧食和牲畜也不會缺乏的,這也是兩大神殿是眾神殿中最強大神殿的緣故。”愛得利解釋道。
  
      是哦,自己奇怪的這些問題都因為有神的緣故而變得一點都不奇怪,所以陳浩然也沒啥好說的,聽著愛得利介紹手下搬上來船的各類物資,比如那十數個碩大箱子里裝滿的金幣啊,那一匹匹華麗的布匹啊,那各種精美的書籍啊,還有各色食物各色餐具什么的。
  
      最后這位愛得利把陳浩然這艘船船艙甲板都給堆滿了,才一臉歉意的表示,臨急臨忙只能準備這些東西,等德克士那邊的贖金出來立刻通知陳浩然去農業神殿領取。
  
      看著這區區男爵輕易就能拿出如此多物資,陳浩然更加明了海瀾為何對那些神明如此的氣急敗壞,真的,換做自己也氣急敗壞,居然拿世界本源來制造這些享樂物資,真的是太過奢侈了。
  
      不過無所謂了,自己現在還沒起家,這些東西多了對自己有益。
  
      所以陳浩然也不矜持,直接道謝,趁著太陽還有余暉,直接駕馭船只掉頭駛往科亞港。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