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九月慟仙記 > 第343章:荒島求生

第343章:荒島求生

這復制在玉簡之上東西的確有幾分意思。竟然分為人語和獸語兩種語言的翻譯。
  
  獸語那邊似乎是豬妖它們自行翻譯的,好像理解得也不夠清楚,翻譯過去斷斷續續模模糊糊的。主要也是寒草寇看不懂獸語的原因。
  
  人語這邊似乎乃是主本,字跡有些淡色算來應該是有些年代時間了。寒草寇也懶得理會那么多,一目十行的進行著查看。
  
  很快寒草寇便是露出了郁悶之色。
  
  這里頭記載的的確是一份地圖,只是還不夠完整,還不夠透徹。如今這座島嶼并無署名,乃是海域之中千萬島嶼中一個而已。
  
  這里統稱海域,邊際無限,范圍最廣,乃是九尋界界面占據面積最大的存在。
  
  海域遼闊十足,又分有外海和內海之分。
  
  外海乃是于人族大陸相連的一部分海域,面積不會太大頂多也算是一個大陸的海域面積。
  
  至于內海,則是海族存在生存的海域地界。這里可以說整個界面中最為廣大的地域面積地方。
  
  內海之中分有十多個大概分布圖,每一塊皆以海域為名稱。比如如今這塊島嶼所在范圍便是在無風海海域之內。這個海域由于某種原因,海面之上常年閃耀著無數颶風,想要飛行而走可是困難之極。明明颶風橫行卻起名無風海,這不是前后矛盾嗎?
  
  而無風海的中心就是無數妖族群族存在的地方,蠻荒異陸。
  
  里頭籠統的介紹了一行字。“異陸之上,妖族百態,十二妖王各自稱霸一方。族族相殺,若有異族來犯,必將群妖出動守護蠻荒。”
  
  這十二妖王是什么存在?修為如何?里頭倒是沒說。
  
  令得寒草寇郁悶的是,這無風海的海風乃是分有等級劃分的。
  
  一到三級海風稱為云焦風,可將筑靈期修為者撕裂隕落。
  
  四到六級稱為騰烈風,可將元丹期修士刮得粉身碎骨連同金丹都保不住。
  
  七到十級的狂驟風,則是連同一般的化嬰期修士都抵擋不住。
  
  這種海風的出現一個是先天存在,后者被妖族與海族大能強者聯手進行強化加固。其目的是建立一條井水不犯河水的分界線,以免兩族互相侵占地盤。
  
  對于寒草寇而言,這番境地可就成了一個將他困在這片海域的死地了。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節奏,可真是要將他弄得進退兩難了。
  
  但寒草寇不信邪,親自動身在島嶼之內進行著仔細搜查,希望能夠尋找到一些安全性的離開方法。
  
  島嶼沒有名稱,在豬妖等其它小妖眼中,這里就是一片樂園。畢竟不知道多少年了,這片島嶼除了土生土長的小妖之外,便是再也沒有其他的妖獸光顧這里。
  
  如此一來,外面是否有云焦風出現,或者外面的世界如何,這些小妖們皆是不得而知。反而,這里妖氣濃郁,一花一草皆是蘊含著滿滿妖氣。泥土之中潛藏著豐富的妖靈石,小妖們利用其吸取妖氣修煉倒也是樂不思蜀。
  
  若是寒草寇修煉有妖修功法,或是妖族之人,那么此地便是非常適合的。修煉個十年八年的修為必然大漲,當然,妖族海族修煉道路都比人族要時間長久和困難。這個島嶼的資源只能說是解解饞而已,真正的妖氣富饒之地還得屬蠻荒世界中的神秘地方。
  
  帶領著兩只靈寵四處查看的寒草寇,可是在空中查看到不少種類的妖族。有的是頭生牛角的土牛獸,有的是豺狼虎豹形的小妖,還有其他林林種種的不曾見過的獨眼樹妖,以及呈半人化的黃鼠狼獸。
  
  可惜,這些小妖皆是先天期境界,絲毫不入寒草寇的法眼。想要詢問些事情的想法都沒有,實在是令人無奈至極。
  
  隨著搜遍整個島嶼寒草寇也沒有什么收獲。本想著會有一些修士殘骸,或是修為達到筑靈期或者元丹期妖族的殘骸,以此將其儲物袋拿過來參考一番,說不定會有其它的收獲。
  
  可惜呀可惜,一切都是想得美好,到頭來什么都沒有發現。
  
  無奈的寒草寇在島嶼邊沿懸崖上落腳,全部靈識橫掃出去。海面之上絲毫無風,藍色海水自由涌動,底下可有諸多魚獸奔涌覓食。其模樣與凡間的海底生物大有區別,一個個皆是體型巨大,模樣參差不齊兇惡幾分。
  
  正是這時,海中一條巨大的海獸彈跳而起越過十多丈高度出現在懸崖邊上。其血口大開腥味十足的盯著寒草寇來看,顯然是被其新鮮的人味給吸引了過來。
  
  寒草寇紋絲未動,依舊是那般雙手背后的風輕模樣。左邊毛茸茸的青丘狐眼疾手快的吐出一股青色迷霧將那海獸包裹而住。右邊的白蛇則是尾巴憑空揮舞一下。
  
  只見一道閃光隔空激射而去,那酷似劍齒魚足有三丈體型的海獸便是四分五裂的碎開。落水之后鮮血融入海水中,無數魚獸小妖聞風而來貪婪的吸取著鮮血。
  
  再望向上頭寒草寇之時,則是一個個再也不敢動什么歪心思。顯然是知道這個人類不是好惹的主。
  
  寒草寇沒有在意這些海獸小妖,腦中想法一個個飛快涌出,然后一個個捏滅在心頭。
  
  最終之時,靈獸袋拿取在手,打開之時便有上百只體型最大的飛蛾蟲子停留空中。
  
  在接受到寒草寇意念傳達之后,這些飛蛾便是沖著十個方向各自全力飛舞而去。很快,飛蛾蟲子就是消失在廣袤無垠的海面之上。
  
  一頓飯時間后,飛蛾蟲子沒有絲毫回應,寒草寇便是打坐在懸崖邊上等候著。
  
  青丘狐倒在一邊草地上呼呼大睡起來。
  
  白蛇纏繞在寒草寇脖頸上閉目養神著,似乎不愿意離得寒草寇很遠距離。
  
  隨即半日之后,打坐中的寒草寇面容上有了動靜。意念之中有數十個飛蛾蟲子生命印記爆裂消失了,接著沒過多久又是死了一批,直到十息時間之后上百飛蛾蟲子的印記皆是沒有剩余的消失了。
  
  寒草寇緩緩嘆了一口氣,即使他不能夠透過飛蛾的雙眼查看遇險的畫面。但從印記消失的數量和速度來看,十有八九是遇到了三級云焦風那種海上颶風了吧。
  
  如此一來,寒草寇也證實了云焦風,騰烈風,狂驟風這些駭人聽聞的東西確實存在。
  
  “小白,你要嘗試一下從水底突破?你這想法很好,不過若是你自己的話恐怕如魚得水。我未能踏進元丹境,沒有遁光之下,這御劍飛行可是行不通于水下。若是我游動前進只能是龜速而已。這想法顯然是不行。”寒草寇突然感受到白蛇的意念傳來,頓時安撫一下說道。
  
  白蛇只是吞吐了幾下蛇信,隨即脫離寒草寇軀體,一縱懸崖奔騰而去。
  
  海面之上一條白蛇極速穿梭,速度極快,只是看到水流極速涌動,四方海獸皆為退避。
  
  忽而白蛇露出海面,雙目往上瞧望看著寒草寇似乎在傳遞著什么話語。緊接著白色光亮從它眼中冒出,它身影一個沒入白光之中,整個身影便是遁空百丈繼續頻頻不斷的前行著。
  
  很快,白蛇的身影便是消失在畫面中。
  
  青丘狐有些驚訝,有些擔憂。“主人,小白這是做什么?海域如此兇險怎么一人擅自行動?一個不小心隨時會要它小命的。”
  
  “別看它冷言寡語的,倔強起來連我也呵斥不住。既然它明知兇險異常,偏向危險之地進發,說明它自身有幾分把握。留他去吧,姑且等上些時間。。”寒草寇簡直哭笑不得,這白蛇真是個異類。
  
  平日總是唯命是從,乖乖如也的白蛇,實則自有想法,一旦認準的事情幾乎無人可以阻攔。哪怕是他這個主人也是不例外。
  
  一天之后,海面依舊是那般平靜,白蛇沒有回歸的跡象。
  
  寒草寇閉目沉思的等候著,與白蛇牽連的心神并未斷掉。如此只能得知白蛇沒有隕落而已,并不能透過它的心神回饋什么話語和情況。
  
  又過得三日之后,等待依舊是落空著。只有青丘狐在草坪上與那豬妖互相玩耍著。說來那豬妖現在不但不害怕寒草寇,反而悄悄跟過來乞討一些丹藥,順便獻獻殷勤的拿著它們所謂的特產過來交換。
  
  妖族之物對于寒草寇來說絲毫沒用,不過青丘狐樂得歡喜。寒草寇出寵愛之心便是輕松成全了。
  
  終于,在半月之后的某一天里,白蛇卷著一股洪流從遠方遁水而回。只是其身上出現七八道巨大傷痕,回來之時的海面盡是它的血液浸泡著,令得寒草寇一陣吃驚與擔憂。
  
  緊急之下將其帶回洞府進行救治起來。對于煉丹術已經有所小小火候的寒草寇來說,救治同等境界的靈寵那是綽綽有余的。
  
  “你遇見了什么,為何會傷成這般模樣?遇上云焦風了?這不應該,真是云焦風,你恐怕活不回來?”白蛇傷勢雖重,不過寒草寇丹藥奇多,總算將其從隕落邊緣拉扯了回來。
  
  白蛇低下頭,有些知錯的韻味。不過它還是透過心神將自己外出的情況傳遞了過去。
  
  結局當真是令寒草寇震驚無比。
  
  沒想到這白蛇遁入海底之下百丈深度,以吞噬空間的神通躲過了海面上云焦風。又以短短的三天時間橫穿無風海海域直接登陸上蠻荒異陸的地界。
  
  這說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奇跡。如此廣袤無痕的海域給寒草寇全速御劍飛行,最快也要一個月時間橫穿過去。沒想到這廝僅僅花費三天時間,說來真是逆天至極。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