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再見時承諾不是敷 > 116:Nguy?n阮

116:Nguy?n阮

顧傾城:“卑賤的血統就是該卑賤的對待!”
  
  溫影大氣不敢喘。
  
  她真是不敢想象,如果圓圓這時候將自己母親暴打一頓會如何?
  
  這火爆脾氣……
  
  一個比一個厲害。
  
  顧傾城:“顧熙邇呢?”
  
  溫影:“他去華英普聯了!”
  
  顧傾城:“我就是過來看看。”
  
  溫影有種懷疑她母親是不是在這里裝了攝像機。
  
  那或者她是怎么一眼就知道圓圓是越南人?
  
  顧傾城:“B??nnênbi??tgia??ình”(越語:你應該認識阮家人。)
  
  圓圓一聽,臉色一變。
  
  阮,
  
  越南人很多姓阮的,那是因為統治越南的最后一個封建王朝是阮氏王朝,同時也是一名門望族,勢力比較大。不只總理和主席是阮姓,國號就以阮姓為國號,那時阮是越南的國姓,有顯赫的地位。
  
  圓圓垂頭恭敬。
  
  顧傾城慢悠悠的開口,唇畔勾靨出遙遙不可及的飄忽:“阮家有個傳統,給自己的部下紋上虎頭的標志。”
  
  圓圓手腕攏了攏。
  
  溫影想著那個虎頭的紋身應該是在手腕內側。
  
  顧傾城繼續說:“我是Nguy??n阮玉的女兒。”
  
  Nguy??n,翻譯過來就是阮。
  
  在溫影的記憶里Nguy??n應該是法國財團的名字。
  
  圓圓單膝下跪:“圓圓誓死保護小姐。”
  
  顧傾城氣不打一處來。
  
  “讓你認祖歸宗,是你的榮幸。莫忘記,你生是阮家人,死是阮家鬼。”
  
  圓圓的指尖蒼白。
  
  “是。”
  
  “起來吧。”
  
  顧傾城收回目光,看著溫影:“晚上回來吃飯嗎?”
  
  溫影:“我想弄一下店。”
  
  顧傾城:“隨你吧。”
  
  溫影:“嗯。”
  
  顧傾城看著她手腕的理查德米勒:“門口那輛625C是你的?”
  
  溫影:“嗯。”
  
  顧傾城:“和顧熙邇在一起什么都沒學會,就學會了招搖?”
  
  溫影急著辯解:“不是,他平時不這樣。”
  
  話一出口,溫影就覺得自己錯了。
  
  溫影:“外婆……”
  
  顧傾城不想提起這個名字,要不是為了溫影這個沒出息發女兒,她不想告訴任何人,她就是阮玉那個叛逆的女兒。
  
  阮玉告訴顧傾城,你可以帶著溫影回Nguy??n,前提是登報解除自己和溫良言的婚約。
  
  否則不要說是Nguy??n阮玉的女兒。
  
  這不是叫顧傾城打自己的臉?
  
  自己撩的男人,哭著也要過完這輩子。
  
  “嗯?”
  
  顧傾城輕哼,就連說話的儀態也多了分嫵媚。
  
  溫影:“咖啡涼了。我去換一杯。”
  
  溫影取出咖啡豆,在手磨機里慢慢攪,取出咖啡粉,
  
  有的人愛用方便快速的美式咖啡壺煮咖啡,
  
  也有人獨鐘法國壓的簡單純粹、摩卡壺的義式風情、或是手沖濾泡式咖啡的風味...
  
  而溫影偏愛享受塞風壺(虹吸式)咖啡的浪漫優雅……
  
  褪去往日的浮華焦躁,預支一段如蓮的時光,看咖啡一豆奮不顧身的于滾水交合,經歷著河床破冰的撕裂般的沉痛,可它是執著,是淡然,是純粹的真淳與無畏,是心懷天下的超邁拔俗,是濟澤它物的清逸曠達。
  
  顧傾城覺得有個圓圓在她身邊也好。
  
  不過,她也是沒想到,在這里會遇見阮家人。
  
  顧傾城是個火爆脾氣。
  
  也是個軟脾氣,她會哭,會鬧。
  
  不像溫影,不會哭,不會鬧。
  
  顧傾城很安靜的等著溫影把咖啡端到自己面前。
  
  細細抿了一口。
  
  “有進步。”
  
  得到母親的夸贊,溫影自是很高興。
  
  顧傾城起身。
  
  溫影:“我送你。”
  
  置身于夜晚的城市中,站在喧囂和車水馬龍的另一端,綻放的霓虹燈,編織了夜的美,卻抹不去心中暗淡的色彩,城市在男男女女手上輕搖的酒杯中傾聽著人們心靈的最深處,看慣了眼前模模糊糊的色彩,那色彩在記憶中緩緩流淌。
  
  顧傾城坐在后座。
  
  車窗上印出她的倒影。
  
  她,應該不需要自己。
  
  她不是還有個兒子嗎?
  
  應該過的很好。
  
  她也不會擔心自己。
  
  CW
  
  顧傾城一走,圓圓的態度明顯有了轉彎。
  
  溫影原以為是人性的問題。
  
  她不知道這其實都是因為“阮”。
  
  晚飯之前,顧熙邇果然到了。
  
  溫影叉腰:“你再不來,我肚子要餓扁了。”
  
  顧熙邇陪罪:“對不起,對不起。想吃什么?”
  
  溫影:“額……”
  
  顧熙邇:“還是日料好不好?”
  
  溫影:“不好。”
  
  顧熙邇:“有什么不好?”
  
  溫影:“中午才吃過。”
  
  顧熙邇:“你這女人怎么那么花心?中午吃過,晚上就不能再吃了?”
  
  溫影:“這和花心扯不上關系吧。”
  
  顧熙邇:“我覺得有很大關系。”
  
  溫影:“那主廚不是讓你周一再去嗎?”
  
  顧熙邇:“想吃就吃膩!吃膩了就不會一直再惦記了!”
  
  溫影妥協:“……”
  
  來到蘇寧寶麗嘉酒店一樓,
  
  一進門,氣質不錯的日本女人笑意吟吟地迎上前來。不會日語的溫影和只會日語的她一番熱情而不知所云的寒暄后,被帶到包廂。
  
  溫影偷偷跟顧熙邇說:你干嘛不接她話。
  
  顧熙邇:她長的不好看。
  
  第一道是酢物,用的是日本拌涼菜最常用的土佐醋拌的鰻魚。鰻魚嚼起來頗有韌性,這大概是整道菜給我留下的唯一記憶。
  
  中國籍副廚在一邊說快嘗嘗這個。
  
  是海膽稻庭烏冬,上面堆了魚子醬。魚子醬現在是高價日本料理的常用食材,因為撐得起價格,與菜搭不搭當然是另說。在這道菜里,鮮咸的魚子醬到是加了分,配合鮮甜的海膽以及有韌勁的烏冬,呈現出和諧而層次豐富的口感,是很出色的一道先付,非常符合京味系復雜、多層次的料理味型特質。
  
  之后到了堪稱靈魂的物,最為考驗廚師出汁的水準和食材搭配的功力,很費功夫,然而對于普通食客來說往往又不容易發現其中的妙處。故此,江海的高價日料店,物普遍不行。Kurogi這次的物用了鮑魚和鮑肝真文,配了時令的蔬菜。掀開碗蓋,可以發現出汁清澈如水,應該是用了純度很高的原料熬制。鮑魚夠新鮮,鮑肝的調味也很克制,因此食材本身的風味和出汁之間是互相配合而不是互相沖突的關系。從這道物,可以看出主廚很不錯的技術和審美。
  
  頂點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