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神農別鬧 > 第581章 月華草

第581章 月華草

    接下來是三瓶一組的補氣丹,起拍價900萬,最終成交1750萬,還是杜方圓拍下來的。
  
      連續拍下四瓶補氣丹,他才感覺到一陣滿足,終于不再心慌。
  
      他覺得,有補氣丹,就有命。
  
      為了活命,花這點錢不算什么。
  
      不過等他冷靜下來之后,卻隱隱有些后悔,他記得王平安說過,這一瓶補氣丹不過300萬,自己又認識王平安,何不找他買一些?
  
      至少可以節省一半的錢。
  
      正當他糾結后悔的時候,第二組補氣丹又被人拍下,花費1700萬,被龍家兄弟拍到手。
  
      龍家兄弟雖然覺得競拍下來的補氣丹有點貴,但他們可以轉手賣給苗疆的其他養蠱人,換取更大的利益。
  
      不明真相的其他修煉者,一看補氣丹只剩下最后一組了,頓時急了。
  
      也不管這丹藥有什么用,更不知道這丹藥對自己有沒有用,反正就是一個字“搶”!
  
      別人搶得,我為什么搶不得?
  
      于是最后一組補氣丹,拍出2000萬的高價,被一位神秘的中年修士拍下。
  
      這個價格,不但讓其他修煉者震驚,也讓王平安震驚。
  
      早知道補氣丹這么值錢,就讓湯神醫多煉制幾瓶了。
  
      也不會發給果園的員工,讓他們當零食嗑了。
  
      秦小魚更是目瞪口呆,明明只是一種普通的丹藥,他自己也吃過十幾顆,感覺除了滋補,對修煉者的提升并不大,到底出了什么問題,竟然把價格炒得這么高?
  
      不過他覺得,等眾人了解到補氣丹的實際功效之后,這個丹藥以后會恢復正常價格,一瓶三百萬都要高了。
  
      拍賣會的開局,就把氣氛點燃了,許多修煉者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第二件拍賣品是七個變異水果,七個為一組,價格和王平安在論壇的銷售價格差不多,最終價格以22萬成交。
  
      類似的變異水果,連續拍了十幾組,可能這些變異水果比較常見,價格一直不溫不火,符合修煉者的預期。
  
      倒是拍賣靈藥的時候,出現一些激烈的競爭,價格飆升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
  
      王平安和秦小魚一直旁觀,沒有出手競爭,因為目前出現的這些東西,對他們沒用。
  
      坐在他們后面的呂不凡,一直偷偷打量王平安,暗下決心,等對方出價競拍的時候,一定會讓他們嘗到自己的報復。
  
      可是,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也不見王平安舉牌,這就很尷尬了。
  
      “下面的拍賣品是一株月華草,屬于稀少的靈藥,有一位修煉者在泰山之巔的背陰處找到的,起拍價200萬,每次加價不低于10萬,現在開始競拍!”
  
      隨著拍賣師的介紹,一株月華草的影像,也在后面的大屏幕上展現。
  
      王平安終于坐直了身體,表示對這株月華草有點興趣。
  
      月華草的藥效和價值,比不上用途廣泛的火參,但是對于王平安來說,他的用途也不小,可以成為很多丹藥的主料或者配料。
  
      所以等拍賣師宣布開始之后,王平安立即舉牌,報價210萬。
  
      身后的呂不凡,瞬間精神一震,覺得終于輪到自己出手了,阻擊王平安,讓他多花幾倍的錢才能拍到想要的東西,是他此行最大的目的。
  
      為此,他昨夜向家族申請了一個億的貸款。
  
      “250萬!”呂不凡開口競價,直接把價格抬了幾個小臺階。
  
      王平安回頭瞅了他一眼,暗暗搖頭,心道:“真是一個250啊,還沒開始,就暴露了,等下看我怎么玩你!”
  
      心里想著,用胳膊肘子碰了一下旁邊的秦小魚一下子,對方看過來時,給他一個眼色,讓他也參與競價。
  
      秦小魚不知道月華草有什么用,但老板發話了,他立即舉牌,出價260萬。
  
      這下子,呂不凡徹底精神了,見王平安和他的小伙伴都對這株月華草參與了競拍,那就更要阻擊了。
  
      “350萬!”呂不凡再次喊價,直接高出秦小魚很多。
  
      很多坐在附近的修煉者,都好奇的盯著呂不凡,想看看這是哪個大家族的闊少,居然如此闊綽,為了一株月華草,動不動就加價幾十萬、近百萬的。
  
      月華草只能算是靈植靈草,和真正的靈藥還有一點距離,這個靈草雖然稀少,但藥用價值不高,甚至很多修煉者都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他們一頭霧水,不知道這幾個人為啥爭得這么激烈。
  
      記得上一次修煉者拍賣會,有一株月華草,最終拍賣價只是220萬。
  
      難不成,這一株月華草有什么特殊的嗎?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時候,王平安舉牌喊價:“500萬!”
  
      喊完之后,王平安還轉頭,挑釁似的瞪了呂不凡一眼,好像在說,你有本事還給我搶啊。
  
      拍賣師一下子激動起來,大聲喊道:“五百萬,666號的客人已經出價500萬了,還有更高的出價者嗎?”
  
      王平安的挑釁眼神和拍賣師的話,好像點燃了呂不凡的怒火,他當即喊道:“1000萬!我出1000萬!”
  
      喊著,他同樣回敬王平安一個挑釁眼神,他要讓王平安知道,得罪自己有什么后果。
  
      可是這個挑釁眼神沒有傳達出去,因為王平安已經轉過了頭,沒有再看他。
  
      “嘩!”現場一片嘩然,都在驚嘆呂不凡的報價,因為這個報價,已經偏離正常價格太多。
  
      “傻1叉!本以為只能坑他幾百萬,誰知道他一下子加到一千萬!”王平安小聲對秦小魚說道。
  
      “老板英明!現在浪費他的有限資金,等出現我們真正想要的東西時,他就沒能耐給我們搗亂了。”秦小魚熟悉的施展每日一舔,表情真摯的贊嘆道。
  
      他們身后,呂不凡已經慌了,因為他報價之后,王平安和秦小魚居然沒有再跟價。
  
      臺上的拍賣師,已經激動得面色漲紅,甚至已經喊出了破音:“一千萬,996號已經出價一千萬,這是目前為止,月華草出價最高的一次,這將有可能創造我們修煉界的一個新記錄。”
  
      “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如果沒有比這更高的出價,那這株月華草將歸996號所有……一千萬三次,成交!”
  
      隨著拍賣師的錘子落下,這筆競拍,正式成交。
  
      呂不凡傻眼了!
  
      他傻傻的瞪著王平安的背影,聽著周邊修煉者的嘲笑和議論,只覺得天旋地轉。
  
      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么事?
  
      我為什么要拍下這株月華草?
  
      它有什么用?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