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能提取熟練度 > 第218章 五位數的傷害!

第218章 五位數的傷害!

沒錯!刀妹此刻施展的爪功,竟然是九陰白骨爪!
  
  當初在“比武招親”擂臺賽的時候,楊康嚴格意義上說,應該是被夜未明弄死了兩次。
  
  第一次被他設計圍攻,配合著小橋妹子的斷魂膏直接毒死,不過系統啟動了臨時保護措施,讓他進入一種瀕死狀態,先爆了一大波各種獎勵。
  
  當時的五份獎勵,夜未明已經知道了其中四份究竟是什么,唯獨刀妹沒有說。
  
  而直到此刻,夜未明方才斷定,夜未明之前以為沒有楊康死過兩次都沒有報出來的《九陰白骨爪》秘籍,原來是落進了刀妹的背包。
  
  眼見著刀妹一爪襲來,夜未明卻是不緊不慢的抬起左手,拇指與中指間扣住了一枚鋼彈,跟著跟著輕輕的一彈……
  
  刀妹可是親眼見識過夜未明當初是怎么用《彈指神通》破去《九陰白骨爪》的,哪里敢與他硬碰硬,當即身形一閃,已經移向了夜未明的左側。
  
  與此同時。
  
  “啪!”
  
  鋼彈被夜未明輕輕一彈之后,從手中掉落在地。這一次,他真的就只是輕輕的一彈而已。
  
  眼見著刀妹已經換了一個方向攻來,夜未明手中長劍一轉,輕描淡寫的一劍刺向了她的手腕。
  
  刀妹連忙變招,夜未明再變招,刀妹收爪之后再次變招,夜未明……
  
  就這樣,擂臺上的兩個人越打越快,轉眼間兩人便已經交手了三十幾招。
  
  起初的時候,眾人還能看清他們一招一式之間的變化,漸漸的,隨著他們動作的不斷加快,眾人就只能看到兩道人影不斷變幻位置,卻是看不清他們劍和爪的具體招式了。
  
  刀妹的《九陰白骨爪》招式固然詭異莫測,但夜未明的《越女劍法》也達到了第10級化腐朽為神奇的境界,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招一式中,自然具備著偌大的殺傷力,正面對上刀妹這等級不高的《九陰白骨爪》竟也絲毫不落下風。
  
  更主要的是,他在刀妹的強大壓力之下,夜未明不得不全身心的應對她每一招,每一式的變化。
  
  這樣打起來固然會比較辛苦,但卻讓他快速的適應著“劍身的影子”給他帶來的變化。
  
  從一開始面對刀妹每一招都去思索如何利用自身的武學進行應對,隨著著交手時間的延長,卻是已經漸漸適應了這種節奏的他,卻是越打越是順手,越打越是暢快。
  
  因此,在這個沒有辦法提升武功熟練度的比武擂臺上,他竟然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施展水平,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進步著。
  
  夜未明這邊越打越是過癮,儼然已經到了食髓知味,欲罷不能的程度。
  
  而另一邊的刀妹,卻是越打越是郁悶。
  
  這個可惡的家伙,現在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嗎?
  
  從兩人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前后一共交手四次。
  
  第一次,夜未明完全就不是她的對手,只能憑借自身的屬性強、裝備好玩狠的,依靠舍身擊的方式,才勉強將她逼退。
  
  第二次,她學會了殘缺的《血刀刀法》,想著終于可以不用怕夜未明的舍身擊了,結果這小子居然把舍身擊給技能化了!
  
  一上來就是人鬼同途!
  
  這誰受得了?
  
  第三次,她想著利用懷柔的手段和夜未明談條件,先虛與委蛇的將冠軍的名額拿到手里再說,結果被夜未明將計就計,一個腦瓜崩給彈死了……
  
  說起來,那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現在這是第四次,刀妹發現自己已經很難在招式上壓制住這個可惡的小子了!
  
  更讓人郁悶的是,這家伙居然恬不知恥的把自己當成一個免費陪練來用!
  
  當然,無法在招式上占到便宜,也只是因為她的《九陰白骨爪》等級還低而已,如果換了他更加熟悉的《胡家刀法》或者是《血刀刀法》的話,肯定是另一番光景。
  
  不過,在對戰夜未明的時候,刀妹現在是斷斷不敢用刀的。
  
  因為他知道以夜未明的人品,只要她敢拿刀往他身上砍,這小子就敢不閃不避的人鬼同途!
  
  暗自嘆了一口氣,刀妹只能繼續以殘缺的《九陰白骨爪》與夜未明周旋。
  
  事實上,楊康的《九陰白骨爪》本就沒有學全,掉落出來的自然也只能是殘篇。
  
  所有招式加起來還不到整套爪法的一半,打了這么長的時間,她每一招都已經施展過不下三次以上了,各種變化被夜未明摸了個門清。
  
  而漸漸的,夜未明已經有了將起初的劣勢拉平,甚至反向壓制她的征兆。
  
  見此情形,刀妹卻是猛地招式一遍,用處了一個之前完全沒有出現的變化。而早已經習慣了對方套路的夜未明一個不察,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變招給抓住了握劍的右手手腕。
  
  變生肘腋!
  
  就連夜未明也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陰到了一次。
  
  原來從始至終,刀妹都沒有將他學過的殘缺爪招全部使出,而是一直都藏著一手,就等著夜未明精神松懈的時候,玩上一手突然襲擊呢。
  
  而人的精力有限,就算是夜未明,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都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的最佳狀態。
  
  近豬者肥,近夜者黑!
  
  這才和夜未明打過幾次交道,一個辣么天真無邪的小丫頭,都已經學會腹黑了。
  
  握劍的右手手腕被拿,夜未明所有和劍有關的武功算是徹底施展不出來了。大驚之下,左手卻是猛地一張拍出,同時臉上卻是掛起了勝券在握的微笑。
  
  妹子,來嘗嘗我金龍的味道!
  
  還來!?
  
  剛剛在兩人交手的第一時間,就被夜未明一招假的彈指神功欺騙過感情的刀妹,見到他這“靠表情輸出”的一掌,頓時勃然大怒。
  
  如果夜未明這推出這一掌的時候,表現出一副措手不及的慌亂模樣,她反倒不敢輕易下手,但夜未明表現得越是鎮定,就于是說明他在虛張聲勢!
  
  冷冷一笑,刀妹右手一爪毫不猶豫的迎著夜未明的手掌爪了下去。
  
  臭捕快!今天就讓你嘗嘗九陰白骨爪的滋味!
  
  然后……
  
  “嗷吼!……”
  
  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刀妹直接被滿級的“潛龍勿用”給轟得倒飛出去。-
  
  10086!
  
  經過這么長時間的苦練,夜未明不但將“潛龍勿用”的等級提升到了10級的圓滿狀態,自身屬性更是在等級、裝備、功法的加持之下得到大幅提升,而“潛龍勿用”所打出來的技能傷害,也是相應的水漲船高,還要遠超當初單挑沙通天的時候不知多少!
  
  人在半空,便直接化作一道白光。
  
  秒殺!
  
  夜未明這一手爆炸性的攻擊,頓時看得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5位數的傷害,那可是足足5位數的傷害啊!
  
  在這個普通玩家還在為自己的暴擊可以打出4為數的傷害而沾沾自喜的時候,人家夜未明已經能夠打出五位數的傷害來了。
  
  更過分的是,這TMD還不是暴擊!
  
  只是一次普通攻擊打實了而已。
  
  這就是《降龍十八掌》的威力嗎?
  
  ……
  
  又一次栽在了夜未明的手中,刀妹下了擂臺之后直接扭過頭去,不理會這個可惡的家伙。
  
  夜未明卻是不以為意的轉頭看向另一邊的小橋妹子一眼,口中問道:“你的《雙劍合璧》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在靈活性上反倒顯得大不如前?”
  
  小橋嫣然一笑,解釋道:“雙劍合璧哪有那么容易?并不是只要學會《全真劍法》和《玉女劍法》兩門武功就可以施展出《雙劍合璧》的,那只不過是最基礎的條件而已。”
  
  聽小橋說起那個威力恐怖的“雙劍合璧”,眾人不由得同時豎起耳朵。
  
  小橋則是毫不在意的繼續說道:“在學會兩門武功的基礎上,還必須要有對應的內功心法,這個條件我也已經滿足了。”
  
  “不過在上述兩點的基礎上,還必須要掌握一門名為《左右互搏術》的奇功。那門奇功獲取難度極高,效果是可以讓人雙手同時施展兩種不同的武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一個人施展出‘雙劍合璧’的威力來。”
  
  夜未明一邊聽,一邊連連點頭,聽到這里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那你剛剛施展的是?”
  
  “偽雙劍合璧,或者說是雙劍合璧的山寨版。”小橋耐心的解釋道:“這是我們門派里的高級NPC見我學會了《全真劍法》和《金雁功》之后,進行一番點播才激活的一種特殊狀態。”
  
  “簡單來說,就是將兩招武功當成一招來用,雙手之間按照固定的節奏配合,就好像鍵盤網游時代,左手操控鍵盤,右手操控鼠標一樣,雖然也需要一定的操作,但卻不至于像左手畫圓,右手畫方那樣無法實現。”
  
  “不過在整套的《雙劍合璧》之中,能用這種方式施展出來的招式極為有限,稍微復雜一點的招式根本用不出來。所以我的《偽雙劍合璧》,加起來也只有最簡單的五招而已,而且前后并不連貫,缺點很多。”
  
  “也就是說,想要解決問題,必須要弄到《左右互搏術》的秘籍嘍?”
  
  小橋默默的點了點頭,夜未明則是不動聲色的將其記在心里。
  
  這時候,一旁的牛志春卻是搖頭嘆息道:“可惜你這簡簡單單的五招《雙劍合璧》我都擋不住,甚至在第三招就被秒了,就連作為底牌的《伏魔杖法》都不好使。”
  
  夜未明聞言不由向他投去奇怪的眼神:“杖法?”
  
  “是啊。”牛志春聞言嘿然一笑:“只是沒有合適的鐵杖,只能用這個鐵棍來代替了,這根鐵棍好歹也是頂級藍色裝備,反倒比一般的鐵杖威力更強一些。”
  
  “哦?”夜未明聞言不由眼睛一亮:“你身上有多少錢?”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