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修文物從直播開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藕片不朽!

第一百二十四章 藕片不朽!


  很快,龍泰便命人找來了一個盒子和氧氣袋給人帶了下去。
  秦組長知道楚河總是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便說道:“你自己來,我們這邊先收集棺材邊的文物,你和你的伙伴們一塊去那邊吧。”
  “好,謝謝秦組長。”楚河接過了盒子,隨后把氧氣袋遞給了楊爍。
  楊爍拿著氧氣袋:“你給我這個氣體袋干啥?”
  “等會如果見到有什么文物的話,我就讓你先把這個氧氣袋里的特殊氣體放進盒子里。”楚河提醒著。
  楊爍點點頭:“好。”
  隨后,楚河便來到了那角落,打開了那箱子。
  箱子不費吹灰之力就打開了。
  雪蘭琪等人湊了過去,發現里面有一個近乎烏色的青銅器。
  黎曉晴愣了下:“就是這個青銅器么?”
  “楚河,這個青銅器不用特殊氣體了吧?”楊爍便準備把氧氣袋放下。
  “不!立刻裝上氣體!”楚河忙說道。
  正當雪蘭琪他們好奇為什么的時候,他們順著楚河指的方向卻意外發現,在青銅器里竟然有一層液體。
  這液體上!竟然飄著一層藕片!
  “臥槽!”楊爍嚇得差點把盒子給摔了。
  楚河也睜大了眼睛,萬萬沒有想到,竟然能夠在青銅器里發現了一層藕片。
  經過了數千年,別說藕片,即便是鐵、木頭都會隨著時間的消逝慢慢融入土地。
  沒想到他竟然能夠看到一層藕片!
  董路帆立即反應過來:“快!快裝進!快啊!!”
  “啊!!快,楚河,快!!”楊爍的洪荒之力出來了,他手疾眼快地把氣體放入了盒子,隨即喊著楚河。
  楚河從箱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青銅器,隨后將它放入了盒子里。
  隨后,楊爍立即拉開暗格,把上層放入的氣體融入進去。
  因為盒子是透明封閉的,所以不擔心氣體會逃散。
  雖然楚河并不清楚究竟保持不腐朽的原因是不是就是這些特殊氣體,但是目前來說,只有這個辦法了。
  秦組長被楚河他們的喊聲給吸引了過去。
  隨即,他和幾個人也都走了過來。
  當他看到盒子里的藕片時,整個人都驚住了。
  這一刻,他就像是個木頭似的,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這,難道是兩千年前的藕片?”這時,有人發出了一個疑問。
  楚河點點頭:“應該是了。”
  “我的天。”突然,有一個女生失聲哭了起來。
  不僅如此,雪蘭琪等人也眼睛紅了起來。
  或許在外行人看來,她們矯情了。
  然而在現場沒有一個人不為之動容。
  這是一件何等震撼的事啊!
  秦組長抹了抹眼角,隨即立刻讓身后的拍攝組說道:“快!!快過來!!!小凱!!!”
  那邊正在拍攝棺材邊上金銀珠寶的年輕男子聽到秦組長的呼喊聲后,立即跑了過來。
  “秦組長,怎么了?”小凱疑惑的問著。
  秦組長激動地指著那盒子,“快,快拍下來!”
  小凱看向了盒子,一開始還有些不解,為什么一個青銅器都要這么激動。
  而且他看到周圍的人都神情很是緊張,都在看著自己。
  當他走到盒子旁邊,看到那層藕片的時候,嘴巴張大的就像是能夠塞進一個蘋果似的。
  “臥槽!!”
  小凱手抖地指著那藕片:“這個是藕片么?!”
  “你別給老子藕片,那藕片的了,趕緊給老子拍啊!!!”秦組長擔心那層藕片會化掉,所以他急的連老子都說了出來。
  小凱立即拿起了相機,按下了快門。
  就這樣,一張震撼全世界的照片就這么誕生了!
  秦組長見小凱拍了好幾張后,心里也總算是放松了些。
  即便是藕片現在融掉了,那最起碼也有照片證明它來過。
  只是,秦組長當然不希望藕片會融化。
  所以他問著楚河:“這個氣體能夠一直保住藕片的狀態么?”
  “這個我也不敢打包票。”楚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秦組長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年輕了。
  誠然,如果不是他執意要氧氣袋的話,說不定這里面的藕片以及眾多文物就會氧化消失了。
  所以他輕咳了兩聲后,說道:“前些天......”
  “秦組長,我們現在都在為馬王堆古墓做事,就是一家人了。”楚河笑著說道。
  秦組長一聽,連連點頭:“是,是,一家人。”
  秦組長立即讓人把盒子給送了出去,并且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好好保管。
  而楚河則是建議著:“這個藕片不知道還能不能承受紫外線和高溫,所以我覺得要不要拿塊布和傘再外面。”
  “對對,讓他們提前準備好!”秦組長現在對楚河的意見很是重視。
  雖然在外界人看來,他就是一個還未出社會的大二生。
  但是經歷了幾十年考古生涯的秦組長他一下子就看出來,這個年輕人注定前途無量!
  而楚河等人在檢查了主墓室的主體結構后,并無察覺什么大礙,所以他們也出了墓室。
  只留下秦組長他們還在收拾手尾。
  楚河他們出了墓室后,便問著藕片現在在哪兒。
  當得知藕片現在在辦公室,由龍泰親自看守著,懸著的心也稍稍放松下來。
  一進辦公室,龍泰便看著楚河他們說道:“你們啊,你們啊,真的是我龍泰的福星啊!”
  許一鳴在一旁也感慨著:“想不到啊,竟然能夠保存了兩千年的藕片,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啊。”
  楊爍立即說明了當時的情況:“當時啊,楚河就覺得那個角落的箱子很奇怪,然后就讓我拿著盒子和氧氣袋以防萬一。”
  “結果看到藕片之后,我那個手速啊,單身二十年不是沒道理的,立刻放入氣體,封存起來,等著青銅器放進來。”
  雪蘭琪不禁笑著:“合著最大的功臣是你了。”
  楊爍“哎哎”了兩聲,“什么叫最大的功臣,功勞是每個人的,但是嘛,我是那個承上啟下的人!”
  楚河笑了笑,隨即看著那藕片,在確定不會化掉之后,心里也稍稍舒坦了。
  就在大家談論的時候,有一位考古人員驚慌地走了進來。
  “龍老!龍老!”
  那名男子喘著氣,指著外頭:“墓室,墓室,女尸,女尸......”
  “女尸怎么了?”楚河著急問著。
  “不就是女尸嘛,瞧你們緊張的。”楊爍調侃起來。
  男子深呼吸了一口氣:“問題是那個女尸沒有腐朽!”
  “什么?!”全部人都被這句話給驚到了!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