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空第一戰神 > 第18章 秘境胎石

第18章 秘境胎石


  教堂中。
  漆黑霧氣圍繞著盤膝而坐的李蔚然,不斷向他的頭部匯聚,最終一點一點吸收進去。時間緩慢流逝,不知過去多久,這些黑霧終于全部被他吸收一空。失去光澤的光芒鎧甲,重新綻放光芒。
  李蔚然也隨之睜開眼睛,兩道神光如同探照燈一樣射向墻壁,一閃而過。
  “感覺真好!”
  “不知道我現在精神力強大到什么地步。”
  他站起身,施展神通,鈦合金戰甲雖然份量沒有變化,但卻可以在身體各個部位不斷切換。
  “我現在已經達到1級晶體戰士水準,精神力甚至遠超1級晶體戰士,缺少的只是物質鎧甲尚未完成淬煉。”
  頂著閃閃發光的光芒鎧甲,他在教堂中尋找起來,很快就找到一處可疑地方,那是一座顯得有些突兀的雕塑,雕刻著一位不知名的人物。他將雕塑推倒,底座下面立刻露出一道暗門。
  “幻境秘密肯定就在其中。”盡管底氣大增,他還是小心翼翼打開暗門,等待片刻沒有聽到動靜,這才順著暗門下面的樓梯往下。
  烏漆嘛黑的通道,即便沒有手電筒,光靠身上的光芒鎧甲,也足以照明。
  并不深邃,走了一段大概有負二樓那么深,便遇到一扇破損的木門。木門里面透出光亮,李蔚然從破損處往里面看過去,發現那是一間古樸地下室,一群人正圍著地下室中央的桌子討論什么。
  其中一個人似乎察覺到有人過來,回過頭,卻是馬老哥。
  馬老哥略顯驚訝的喊了一聲:“小李,你也找到這地方了?快點進來,我們正在商量怎么破解幻境。”
  聽到馬老哥的喊聲,其他人也都轉過頭,剛好是四一班的幾名隊員。
  班長朱平均明顯松了口氣:“看起來你一路上沒有遇到危險,我們四一班全體隊員都安全集合起來。”
  打開門,李蔚然走了進去,隨即抽了抽鼻子,感慨道:“還是遇到危險了,不過好在已經化險為夷。班長,你們發現了什么?對了,你們什么時候過來的,我一路上一個熟悉的人都沒有碰見。”
  “這幻境很特殊,將我們分隔開,我們都是通過不同的幻境場景,找到這里。”馬老哥解釋道。
  李蔚然問道:“我們這里就是幻境核心秘密嗎?”
  一名老隊員搖搖頭:“這個幻境可不簡單,我們只是找到一處可疑地點。不過既然是眾多幻境場景的交匯,這里不是核心秘密大概也牽扯到核心秘密。小李,你也過來一起研究,看看怎么破解。”
  “需要破解什么?”李蔚然摸了摸地下室的墻壁,并未靠近桌子。
  朱平均讓開身位,讓李蔚然看到桌子上的東西。那是一團不停蠕動的粘稠物質,表面呈現灰色,里面有淡淡光澤。像一團果凍,卻比果凍更加晶瑩剔透,并且帶著詭異的視覺扭曲效果。
  好似粘稠物質周邊的物質都被扭曲,看上去就像是桌面彎曲、或者隊員身子彎曲。
  “這是什么?”
  “還不清楚,我們都在摸索,李蔚然你過來看看,能不能解開。”朱平均招手說道,帶著命令的口吻。
  “我就不看了,我才十六歲,懂得不多。”李蔚然呵呵一笑,并不靠近桌子。他已經聞到四一班隊員們身上的黑霧味道,顯然這些所謂的隊員,極大概率是黑霧幻化的假象,想要坑殺他。
  而且這些黑霧生物的演技也不行,自己一身光芒鎧甲,竟然沒有人過問。
  能在短短半個月時間里,把鎧甲類神通修煉到全身覆蓋,這可是天才手段,怎也得驚呼幾聲,滿足李蔚然的虛榮心。
  朱平均瞪了瞪眼:“讓你過來就過來,哪那么多廢話,現在是在執行任務期間,你想要抗拒我的命令?”
  “你猜。”李蔚然握緊合金戰刀,做好翻臉的準備。
  “小李你這是什么態度,趕緊向班長道歉!”馬老哥趕忙過來打圓場,跑到李蔚然身邊,似乎想要拉他向班長認錯。
  但這舉措反而讓李蔚然更確信他們都是假的。
  因為他很了解馬老哥,遇到這種情況,馬老哥只會幸災樂禍,看著李蔚然出丑被教訓,這才符合馬老哥身為老隊員的惡趣味。
  噌!
  合金戰刀兇猛劈出,大有一刀斬殺馬老哥的氣勢。
  間不容發之際,馬老哥雙手化作兩把蒲扇,擋在腦袋上。哐當,蒲扇與合金戰刀碰撞在一起,發出金鐵交擊的響聲,還伴隨著一陣火花濺射。這是馬老哥的神通“鐵砂掌”,屬于體質類神通。
  “嗯?”李蔚然心頭一驚,忽然間有點迷惑,自己是不是猜錯了,眼前馬老哥不是黑霧生物而是真的馬老哥。
  下一刻。
  馬老哥一雙鐵砂掌,搶在他收刀之際,狠狠拍在他的光芒鎧甲上。
  砰咚,李蔚然只覺一陣大力襲來,便騰空而起,掛在地下室的墻壁上。馬老哥是2級晶體戰士,戰斗力遠遠超過他。巨大的鐵砂掌再一次揚起來,向他狠狠扇過來,手掌與空氣摩擦甚至發出呼嘯聲。
  “起開!”李蔚然沒工夫思考自己是猜錯還是猜對,精神高度集中,鈦合金鎧甲覆蓋雙手,力量十倍暴增。
  合金戰刀完美施展力劈華山。
  哐當。
  再度與馬老哥的鐵砂掌劈在一起,這一次,爆發出十成力量的李蔚然,不僅沒有后退,反而將馬老哥劈得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這是要造反!”朱平均見狀,拔出腰間合金雙劍,大踏步沖過來。
  其他幾名老隊員,也紛紛響應,一起沖向李蔚然。各自激發神通,一時間煞氣連環,讓地下室溫度都下降好幾度。
  “等會!”
  “我投降!”
  李蔚然大吼一聲,一個馬老哥都這么難打,何況整個四一班。光是班長朱平均,就是3級晶體戰士,完全可以吊打他。投降輸一半,總好過繼續死扛著,哪怕這些人都是黑霧生物假扮,至少能爭取點時間。
  下一秒鐘。
  似乎被李蔚然的吼聲鎮住,朱平均等人齊齊面色一變,身體瞬間定格住,保持著俯沖的姿勢。
  緊接著讓李蔚然感覺自己是不是眼花,這些隊員身體竟然如同幻影一般閃了閃,再接著,整個地下室都如同幻影一般閃了閃。
  閃爍的間隙,他赫然發現,自己依然身處原野市的街頭,旁邊的堡壘依然挺立。街道上有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甚至還看到遠處有一群晶體戰士,正在圍攻什么東西,戰斗畫面相當激烈。
  “這……”
  眨眼間,整個地下室便劇烈閃爍起來,幻境再也無法維系,開始崩塌。他的耳邊已經可以聽到遠處的戰斗聲,與近旁的呼喊聲。
  “幻境要被擊潰了,快點抓住秘境胎石!”
  李蔚然恰好看到之前位于桌子上的那團粘稠物質,想要破空飛去,他眼疾手快一把將粘稠物質抓住:“這玩意就是秘境胎石?”被他抓住的粘稠物質,掙扎著想要逃跑,卻怎么也逃不掉。
  就在此時,變生肘腋。
  粘稠物質竟然碎成一團黑霧,直接飛向李蔚然的臉,轉瞬之間就被他的臉吸收一空,化作一道冰涼氣息直奔腦門。
湖北福彩快三精彩十分